我不是励志哥,我只是坚信不会让自己失望

By | 四月 22, 2016

WeChat_1458791644

 

我是一个老师口中的“差生”,打架、早恋都有我的份。我的高中班主任曾对我母亲说:“你这个儿子将来不会有出息的。”我的父亲也曾因此对我大打出手。

 

第一次出国

 

高中时,我去了美国做交换生。那是我第一次出国,经历了近20个小时的飞机,8个小时的汽车,终于到了堪比美国恐怖片现场的寄宿家庭,感觉荒凉得像个无人区。晚上睡觉如果够胆往窗外看,还能看见狼的眼睛发着光。就是这么个地方,改变了我,我学会了自主地帮家里干活,什么除草、扫雪、盖房子,通通难不倒我。在这期间我还学会了开车,当时我17岁。后来我参加了美国高考,并获得了几所不错大学的奖学金。可当时的我异常想家,在母亲的同意下,我放弃了在美国升学,回到了祖国。

 

回国

 

回国的这一年,我几乎每天都在网吧打游戏,昏天暗地。直到我所有的朋友都要离开家乡要去外地上大学了,我才被现实狠狠地打醒,我决定要出国读书,但当时我已经放弃了在美国升学的机会,所以这一次我选择了澳大利亚。

 

去澳洲

 

我当时和大多数的中国留学生一样选择就读商科。入学一星期后,我觉得商科简直无聊透了,根本不适合我。于是我开始发挥自己在美国时候的独立自主,主动和学校提出要转学,不惜一切代价放弃了昂贵的学费,还浪费了半年的时间去重新读预备课程。这一次我转到了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的建筑设计,一个需要花费6年时间才能毕业的课程。

 

建筑设计

 

读建筑设计和别的专业不同:时间长、本地学生多。 当时我毅然决然地从商科转到建筑设计,也是有一些自己个人的观点。

 

一,我对于读商科的就业前景模糊,感觉工作性质太广泛,广泛到我都不知道自己要从事什么样的职业;

二,我对商科实在不感兴趣;

三,我想选择一个比较实用有趣的专业,于是我选择了建筑设计。

 

入学后,我的英文大大提高,认识了很多本地的朋友,他们让我更好地融入澳洲文化。我开始喜欢上悉尼这座城市,所以我后来决定要留在这里,而我选择的建筑设计也恰好是移民专业,不用像会计那样,每年大家都为抢名额挤破头,导致移民分数越来越高。建筑设计读的人少,每年名额都用不完,想移民什么时候都不晚。

 

工作

 

大部分的留学生毕业后都可以申请一个1.5-2年的工作签证,我也是。虽然我是工作签证,还不是PR,但是这并不影响我找工作。我还是非常幸运地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收到了3家公司的录用信,最后我选择了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建筑事务所。开始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。

 

“差生”不差

 

可是成长就是这么神奇,谁也没想到一个曾经整天被班主任说没出息的孩子,现在还能在国外活的挺自在:周一到周五我努力工作,周末游山玩水享受生活。我虽算不上成功,但也不算差,有了“没出息”这句话做铺垫,我更觉得自己像个潜力股。

 

我相信在中国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孩子,从小就被贴上了差生的标签,被班主任各种嫌弃。其实我们不是“差生”,我们只是还不明白对与错之间到底该如何衡量,还没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正确开启方式。

 

哥们

 

还记得我澳洲留学的一个好哥们,高中成绩一直一般的他,在高考时,他填写的第一志愿是清华大学,班主任看到他的高考志愿当时是崩溃的,因为这个志愿,班主任把他父亲叫到学校,问他:“你确定吗?”他父亲的回答是:“我相信我儿子。”

 

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失望的,不过他后来选择了出国,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先后获得了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设计本科,和悉尼大学的设计管理研究生。而每一所大学的排名都超过了清华。

 

所以……

 

 “差生”出国留学,绝不是洗白,也不是镀金。而是为了更好地找到自己的位置,找到自己人生的正确开启方式。

 

我不是励志哥,我只是坚信不会让自己失望。我相信自己可以和那些高考高分的孩子一样好。不是我能力不够,而是我没有机会。我感谢一直以来父母对我的肯定,也感谢澳洲灵活的升学系统,让我发掘了自己潜在的学习能力,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正确开启方式。

 

 

Web_head_1040px_Cody